怎么下载凯发

直击疫情下的渝鄂边界小镇 15道卡口构筑第一道防线

渝鄂交界处的重庆市黔江区邻鄂镇,原本是省道304线上的一个交通要塞。往年春节,每天有300多辆车,从这里往来重庆、湖北两省市。

然而,今年春节,这里已不见往日繁华,街上几乎空无一人,偶见戴着口罩的路人匆匆走过。

新冠肺炎疫情从湖北省武汉市蔓延,邻鄂镇也成为重庆市隔断湖北车辆及人员、防控疫情蔓延的咽喉要道。

邻鄂镇是如何构筑好第一道防线的?跟随上游新闻记者的脚步去一探究竟。

三道卡口筑牢第一道防线

邻鄂镇,从这个名字就能够判断出位置。连接湖北省咸丰县和重庆市彭水县的省道304线,从这里穿镇而过。这个位于武陵山区海拔1000米左右的小镇,一路往东,出了场镇步行2分钟就是湖北省咸丰县的坪坝营。

疫情发生后,根据重庆市的要求,在邻鄂镇中心小学的门口的304省道上,设置了一个卡口。

卡口的执勤人员由镇政府工作人员、黔江区公安局民警以及医疗人员和当地的志愿者组成。“腊月二十八就设立了。”邻鄂镇党委书记黄选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。

卡口设立之初,拦下过往的车辆,检测体温,同时告诫大家尽量少走动,减少接触。

疫情越来越严重之后,根据上级安排,往来渝鄂两省市的车辆都不允许通行。现在,这个卡口更多的功能是劝返行人。

这里也是第一道卡口,在场镇中心地段,偶有居民从场镇西端走到东端去取个快递或者到超市买点面条,也得从卡口经过。尽管执勤的工作人员都认得经过的居民,但是依然要登记身份证号码、电话以及过卡口的缘由。

向东大约1公里之外,两省市交界的地方,还有一个卡口:马路中间,一顶帐篷,一张办公桌,由沙子场社区安排社区干部和志愿者值守。

再往东大约100米,就是湖北境内的坪坝营镇了,道路中间也有一顶帐篷。这是湖北设立的卡口,功能也是劝返往来的群众。坪坝营镇的工作人员李盛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,他们的卡口和重庆的卡口同步设立。“为了控制疫情,重庆的群众不允许过来了,我们湖北的群众也不允许过你们那边去了。”

也就是说,在这段一公里多的省道上,就有3个关卡,筑牢第一道防线尽最大努力阻断了疫情的蔓延。

渝鄂兄弟联手宣传抗“疫”

“请大家不要随意出门,减少病毒传播……”在邻鄂镇的街上,两个穿红马甲的志愿者,拉着音响拿着喇叭,不停的广播着。两个小伙子今年都是30岁,一个叫冉草原,一个叫冉滔,是一对堂兄弟。但是冉草原是湖北人,冉滔却是重庆人。

“目前已经确认,坪坝营镇有4例确诊病人。”黄选说,对面的马岭村,有1000多人是在武汉做生意回来的,这给邻鄂镇带来很大的压力。

邻鄂镇和坪坝营镇,在两省市交界的地方,实际上是犬牙交错的。“我们的场镇后街,就是湖北的地盘。”黄选顺手一指:“这栋房子就是湖北的,而它周围的房子都是我们镇上的。”

冉草原的家,就是这种“插花”状态,形成了一块一块小的飞地。在重庆的卡口以内,有一部分湖北人在生活。“疫情笼罩下,只能把他们纳入我们这边来统一管理,我们不可能对他们视而不见。”黄选说,大家的生活已经融为一体了。

“我们生活在邻鄂镇这边,重庆的干部群众都把我们当自己人一样看待。”冉草原说,去年10月份自己就从外地打工回到家,一直没有外出。疫情发生后,特别是坪坝营镇确诊了4例,更是不敢“回湖北”了。

“在这边,既然和重庆人生活在一起,也要有自己的担当噻。”冉草原说,昨天,两弟兄一合计,就找到沙子场社区,主动当起了志愿者,在场镇上义务宣传抗“疫”的知识。

不见面的买卖阻断病毒传播

坪坝营镇马岭村的居民到坪坝营镇,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,但是到邻鄂镇,步行两分钟就到了。

往常,马岭村的村民们晚饭后都喜欢到邻鄂镇这边来散步,顺便还在这边的超市买各种生活用品回去。

现在三道卡口隔断了面对面的交流,但是生活必需品还是要买啊。“我们就喊对面的村民打电话给我们这边的超市老板,选好商品后,超市老板送到卡口这里来,村民们再微信付款,不用现金,买卖双方不见面不接触。”黄选说,这样也可以减少病毒传播。卡口的工作人员还要做好登记。

“减少接触,减少病毒传播的几率,也算是做好第一道防线。”黄选说,隔断的是病毒,隔不断的是重庆和湖北的交流。“除了不能面对面摆龙门,大家的生活还是在继续。”

10多公里的省界线上有15个卡口

在邻鄂村,当地村民带领记者沿着一条机耕道上山,到达一个海拔1080米左右的岚垭,依然有两个穿着红马甲带着袖章的村民。“这里叫土地垭口,再往前就是湖北了,他们那边的小地名叫岩峰窝。”在这里执勤的村民张维高,一边跺着脚一边告诉记者。

记者注意到,机耕道上,堆了一堆渣土。“我们村民自发的,主要是来劝返外出的村民,尽量减少接触减少传播。”

由于是风口,冷风吹着,气温只有5℃左右。垭口旁边,正是自家的白茶地,去年3月份种下的。“可能明年就可以采茶了。”张维高觉得太冷了,就到地里锄草活动活动身子。“明天带个火兜上来。”

在艾坪村一组的关口坝,也是一个垭口,也是交界的机耕道。这里比土地垭口好一点的是,有一顶帐篷。村主任安详红和其他村民轮流守着机耕道口,其他人则可以在帐篷里,烤洋芋,也可以取暖。

“还有人给我们送了方便面和水果过来。”安详红说,现在村民们都支持减少外出隔断病毒传播。

邻鄂镇和坪坝营镇接壤的4个村,10多公里的省界线上,只要有机耕道的地方,都设立了这样的卡口,一共有15个。

“每个村都成立了以党员为主的志愿者队伍或者突击队。”黄选坦言,大家自发劝返群众,镇干部也到各个卡口蹲点。群防群治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

上游新闻・重庆晨报记者 罗永攀 张瀚祥 摄影 李斌

Back To Top